彼采萧兮

极夜里有灯

昂……害是脑洞

小方幼化
阿柔、邓玉函还有左丘都在浣花剑派做客,说是做客,其实已经是长住了。萧秋水乐意,他爹娘也喜欢这几个孩子,而且其他三个孩子不在家,家里冷清,有这几个孩子在,热闹多了。
小方跟着老萧学武,其他三人也会在旁指点。

这天,唐门遣了人来,说有要事相商,然后就和老萧在书房里呆了一下午。邓和左丘出门逛了,剩下阿柔教小方。没人知道二人谈了些啥,只见唐门的人出来的时候笑脸盈盈,萧秋水的脸上也难得有几分喜色。其他几人问,老萧说要保密,不肯告知。
当天晚上,萧秋水拉着爹娘进书房谈了几个时辰,到三更天才结束。巡夜的弟子看见老爷子出来的时候重重地“哼”了一声,还听见夫人说“你爹这是同意了”以及萧秋水惊喜道“谢谢娘!”弟子不敢多听,绕道去了别处巡视。
第二天,弟子中就有人传府上要和唐门结亲了。三人问老大,萧秋水说你们很快就会知道。邓和左丘想想传言必是真的了,为老大高兴。阿柔听了只觉得心里难受,明明应该为老大高兴的,可自己怎么这么伤心呢。
又过了两日,唐大和唐方上门了。府中一下子炸开了锅,说三少爷和唐小姐门当户对郎才女貌真是绝配。还说唐家这次是来商讨婚期的,三少爷很快就要下聘了。
邓、左丘和阿柔三人指导小方。小方被府中的传闻勾起了好奇心,向三位师叔求证。左丘说自然是真的,小眉啊你很快就要有一个师娘了,以后就由她教你暗器和用毒,你喜不喜欢呀?
小方噫了一声说:“左丘师叔我都说了好几次了别叫我小眉,听起来像个小姑娘。为什么让师娘教我?唐师叔不能教吗?我喜欢跟着唐师叔学。唐师叔你以后一直教我好不好?”
阿柔一直在愣神,只想着“老大要成亲了……老大要和方姐成亲了……”旁人说的话他一句都没听到。邓玉函叫了他十来声,他才反应过来,问有什么事。左丘问道老大要成亲了,你不开心吗?阿柔愣了一下然后说开心,这是喜事,我自然开心的。小方说唐师叔你骗人,你看起来就要哭了。邓玉函没说话,只盯着阿柔,似是要从他脸上看出些什么来。阿柔不敢和他对上视线,说自己胸口有点闷去边上走走。
阿柔刚走,老萧就过来了。小方问师父你是不是要成亲了?老萧说是。左丘刚想说恭喜大哥,话还没出口,就被邓玉函打断了。邓玉函说唐柔看起来不太高兴,老大你和他吵架了吗?小方又在旁边插话说唐师叔何止是不高兴,他都快哭了。师叔这几日都怪怪的,看起来好凶,我都不敢跟他讲话了。
几人都知道唐柔虽然看上去冷,但是脾气很好,而且一向待小方温柔,是把小方当亲生孩子一样疼的。
小方又说,那天下午唐门来了人,师父和他谈话,唐师叔教我功夫。他好凶啊,我暗器没打好,他就罚我扎马步,师叔以前从来不罚我的!
左丘拍了下脑袋说是啊是啊,自从听说大哥你要成亲之后,这小子就一直怏怏的。
萧秋水“啊”了一声,说他定是误会了。左丘追问误会什么?有什么误会?邓玉函说唐柔朝假山那边去了,老大你快去吧。
老萧就过去解释。左丘还在那边纠结“到底是什么误会啊??老大你快告诉我啊!!!”

阿柔靠在山壁上伤神。老萧叫了他一声,阿柔抬眼看见是老大,有点慌,手脚不知该往哪儿放,想要跑,但是脚下偏偏生了根,挪不动。
老萧越走越近,站在阿柔面前,抬手给他擦眼泪,轻声说哭什么。阿柔这才发现自己一直在流泪,只摇了摇头,说没什么,我这是高兴,该恭喜大哥,很快就要成亲了。
老萧问阿柔:“唐柔,你喜欢我吗?”阿柔呆住,以为自己听错了,又听老萧说:“我喜欢你。”阿柔又愣住了,好一会儿才醒过神来,问老萧:“你不是和方姐……”老萧说你误会了,我想娶的不是唐方,是你。你愿意和我成亲吗?
阿柔这下彻底明白过来,脸上一红,说我也喜欢大哥,自然是愿意和大哥成亲的。只是……
老萧说你放心吧,爹娘都同意了,唐大也允了,唐方今天还特意来威胁我说要是敢对你不好她是不会放过我的。你看,大家都是祝福我们的。
阿柔终于是笑了。

成亲撒花耶!!!

邓玉函:看穿一切的我
左丘超然:唐柔你误会了什么你倒是告诉我啊!!
方振眉:师叔变师娘了?????

评论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