彼采萧兮

极夜里有灯

文章:一个天雷滚滚的脑洞
作者:我就是个渣

我现在超级无敌巨想看

知道陆小凤知道楚留香的时候,就是“啊?古龙这么早就去世了啊?”

喜欢萍踪的时候,“天 梁老已经去世了吗?”,知道萍踪的写作时间之后又一阵激动,特别想哭。后来看金逐流,怎么看怎么喜欢,想到梁老写他的时候,一定经常从阿流的角度去想事情去看世界,就觉得奇妙。

再后来看神州奇侠,看小方,“哇 温瑞安这么年轻的啊!”

金庸?金庸一直在啊。小时候看TVB的武侠剧,我妈就会说小说怎样怎样,剧里武打戏没有小说写得精彩。想起那时候家里还有故事会这些东西,里面有个作者写自己高中时候沉迷金庸武侠23333不过我那时候懂什么,把人物认全就不错了。

很久以后才去看原著。我还记得看射雕看到凌晨三点多,早上醒过来发现长了针眼。按理说应该早点休息养眼睛的,但是小说太好看了我实在控制不住,弄到最后成了霰粒肿,要开刀。开完刀以后,一只眼蒙着纱布,只有另一只眼能看,都这样了还要看小说,躺床上盯着手机看,简直作大死。好在没出什么事,眼睛还是好了。

那时候为靖蓉流了多少泪,知道破虏这个名字的时候还在心里尖叫。在我心里,大侠就是靖哥哥这样的。不仅仅是侠,而是大侠,为国为民。没看神雕,直接看了结局,知道襄阳城破,破虏战死,靖蓉夫妻二人战死,觉得好没意思,不想看了。我本来一直觉得,大侠不应该这样死,要么功成身退成为江湖传奇,要么仍旧在众人之中,直至逝去,而不是城破身死,太难受了。后来年纪大了点,才明白“侠”。我永远喜欢郭靖和黄蓉。

小二十年一直看着武侠剧长大,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这些宗师们会离去,就和靖哥哥他们一样,会死。古龙梁老逝世我尚不知事,提起来也无非感叹一句,但是金庸不一样。对我,对我们这代人而言,他是陪着我们长大的,而现在,突然之间有人告诉我,他去世了。

刷出这条消息的时候我在打梦间集的据守战。真的是冥冥之中了。当年寒假,学完车走在回家路上,听路边小超市音响在外放加州旅馆,晚上就在微博上看到老鹰乐队主唱去世的消息。时隔多年,又是这样。我觉得我肯定不认字,看错了,好好的怎么会没了呢。可是就是没了啊,离开了。

刚刚看到有博主画了图,配字是碧海潮生。我一下子就想到了玉箫,想起我才打了26个碎片,想起别人叫他岛主,想起我现在在打玄铁碎片,想起重剑无锋大巧不工。

和好友说当初玩梦间集一半为了cv,一半是因为角色都是金庸武器拟人。她问我以后游戏里会出现今天的事吗?我说不知道。其实我知道,不会的。角色是金庸武器拟人没错,但也只是这样,剧情和小说没有关系,游戏中也没有提起过金庸这个人,除了那些武器,唯一一个人就是独孤求败。我说最近有新角色,可能是独孤求败,她发了个难过的表情给我,我只能叹气。和她聊天的时候想起了黄易,一搜才知道去年离世了。微博有人转了看电影那个沧海一声笑的视频,点开来就看到午马,也已经去世了。后来又看到有人说今天是夏梦忌日,一阵唏嘘。看到温瑞安题了字,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。

总归是要离开的,我知道这是无法避免的,但我还是难过。我想在我还年轻,还能跑能跳的时候,去做一些想做的事。

学校离桃花岛很近,我一次都没去过。想在毕业前去看看。想去一次嘉兴,我想看看烟雨楼到底是什么样子。

我曾在孙策墓仅剩的那棵树下抓了一抔土,装进了一个小瓷瓶里,挂在脖子上。我带他去过武汉,经过长江。我想再去苏州见一见他,和他说说话,想去舒城看看公瑾,看看他的家。

而现在,我想去太湖,见一见我的丹枫哥哥,想看看太湖边上是不是种着柳树,想看看湖上飞过的白鹭。

我想去张家界,见一见我的虹猫少侠和蓝兔宫主,见见我从懵懂稚童时就喜欢着的人。

少年弟子江湖老,我想亲眼去见一见江湖究竟是何模样。

被孤剑迷住了
啊 想要一个孤剑

一个略迟的repo!
早上才到家,所以明明是前20但是直到今天才发repo(捂脸)
手残星人不知道怎么摆放才好看,鼓捣了好久jio得这样摆应该还可以就拍了下来,希望莫老师不要嫌弃ಠ_ಠ
一拿到本子就叫出声了,实在是太!美!了!封面手感也超级棒,内封也是好看到没说话!(我的真实内心:卧槽!!太好看了吧!!卧!!槽!!!这个内封是真实存在的吗?!!!为什么能这么美!!!!)
感谢各位老师!赞美老师们!(抱着本子边流泪边说)
莫老师送的礼物特别可爱,戴上眼罩和刘海贴后感觉自己是一个行走的表情包233333(bushi)
光看封面觉得七日是沉重、血腥(?)的,不过和人间至甜放在一起感觉也是甜的!加上明信片和刘海贴,整个氛围就欢乐了好多hhhhh
第三张图是莫老师的字,私心和策瑜发带放在了一起(摆的不好看,不过我已经尽力了orz),希望我们cp可以一直这么甜下去!

最后大胆艾特一下莫老师 @莫忘酌 赞美您❤

刚去贴吧看了一圈莉非的老文,发现凯凯出场蛮多的,之前就看弹幕说他人气高,原来真的这么招人喜欢啊2333333讲真要是没有非非的话,莉凯我也吃!

我发现我真的懒死,写了三章就不想写了,而且每章还巨短,绝了。还是写段子比较爽,想到什么写什么,之前想过的情节立马可以安排,不用考虑正文进度。
我爱段子,段子使我快落(快乐.jpg)

辣鸡网易辣鸡lofter  我写点东西图个开心也要屏蔽 都两天了还不通过解屏申请 你有事儿吗????我写什么了你就屏蔽????
我去你妈的辣鸡软件
呸!

不写标题了我看你还能屏蔽我?03

“你来这儿,丘岳知道吗?”
陆鱼的笑僵在了脸上。

“看来他是不知道了。”莉萨看着陆鱼僵硬的表情,心里乐出了声,勾起嘴角微微笑了一下,说,“要不,我给他打个电话,让他过来接你?”

“不行不行不行!!”缓过神来的陆鱼拼命摇头。开什么玩笑,丘岳要是知道她来了电击队,指不定怎么唠叨呢。万一要是让他知道自己来这儿不是为了练球,而是为了……咳,肯定会训死她的!不行,绝对不能让丘岳知道!
“那什么……莉萨姐,好莉萨,你最好了,别告诉丘岳我求你了!我知道你一向疼我,肯定不忍心看我被训的……”陆鱼抱着莉萨胳膊,可怜兮兮道。

“别撒娇,我不是丘岳,不吃这套。想让我不告诉他也行,你老实告诉我,来这儿干嘛。”从小到大,莉萨不知道看见过多少次陆鱼撒娇,早就对这招免疫了。也只有丘岳,总也招架不住这小丫头。耳根子太软了,莉萨腹诽道。

陆鱼收回了原先嬉皮笑脸的样子,认真道:“对不起,莉萨姐,我现在不能告诉你原因。不过我可以保证,我一定不会做出有损电击队的事。我是真心想要加入你们,请你相信我,也请你……帮帮我。”

莉萨知道陆鱼也做不出那些事,无非是觉得无聊了才生出加入电击队的想法,又怕丘岳训她,这才偷偷跑来这里求自己帮忙。小孩儿的心思呀,不过是三分钟热度,玩几天就腻了,莉萨在心底想。
“我倒是没什么问题,反而是你。怎么,你觉得能瞒多久?丘岳迟早会知道的,我觉得你还是自己主动告诉他比较好。”

陆鱼低着头,两只手不停地绞着衣服下摆,好一会儿才开口:“我还没想好怎么说呢。要是现在告诉他,他不气死才怪!而且要是再也不许我来电击队了怎么办?只能瞒一时是一时了,至少在他知道前,我还能过来。”

既然都这么说了,莉萨也不好多说什么,只能随她去。

“莉萨姐,我能加入你们了吗?”陆鱼满脸期待。
“还不行。”
“啊?为什么啊……”
陆鱼一下子蔫了,莉萨觉得自己好像看见这丫头的尾巴一下子垂了下来。真是个小孩,莉萨再次在心底笑。
“俱乐部目前还没招收新人的打算。再说,收不收人也是队长来定,我说了也不算。”
“莉萨姐!你帮我说说吧,求你了好不好?我的好莉萨,拜托啦!”得,尾巴又开始拼命摇晃了,头上的耳朵也竖起来了。

莉萨算是彻底拿陆鱼没办法了,显然已经忘了刚才自己说丘岳耳根子软这回事儿。
“……到时候再说吧。队长要是不同意我也没办法。”
“耶!莉萨姐我就知道你最好了!有你出马,队长一定会同意的!”陆鱼狂喜,恨不得抱着莉萨原地转圈。

“好了好了,都答应帮你了,这下总开心了?是不是该回去了?我们还得训练呢。”莉萨觉得自己再不让陆鱼出去的话,她很可能会在地上打滚以示心情,“行了,我送你出去。”

俩人走到门外的时候,陆鱼走路都是飘的。
太兴奋了,我就要加入电击队了!陆鱼想,要不去买个蛋糕庆祝一下?

外面练习的几人看到她们出来,不约而同地收了球,围了过来。
“继续练习。”
队长都发话了,剩下的几个又各自站回,接着做基本招式。球是练着,但耳朵也都支棱着,想要听听究竟是怎么回事。

“队长,我已经问过了,陆鱼想加入我们,又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招收新人,所以就过来看看。她正紧张呢,回头看见站着郭浩,被吓了一跳才跑。没什么大事儿,让她回去吧。”

马凯盯着莉萨的眼睛看了几秒,然后把视线转向陆鱼。

“队……队长好!那个……对……对不起,打扰了你们训练。我……我……我想加入电击队,可以吗?”被马凯这样盯着,陆鱼已经呆了,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。

“加入电击队?”马凯仿佛听见了什么有趣的东西,玩味地笑道,“目前来说,我们没有招收新人的想法。况且,就算招人,也是招有一定基础的赛手。你?球技如何?”

我……操……陆鱼在心里大骂过去的自己十万次,叫你当初不好好练球!少壮不努力啊啊啊啊啊啊我恨!!!!

马凯看陆鱼涨红着脸,支吾了半天不说话,觉得好笑。
“怎么?难道是不行?”

陆鱼的脸红透了,小声道:“我……我会加紧练习的!”话毕,就立马跑开了,还不忘回头说声再见。
太烂了,太糟糕了,陆鱼想,怎么这么容易就脸红了,连话都说不利索。他不过是笑了一下,我的心就狂跳不已。没出息,我真是太没用了。

“莉萨,你们认识。”马凯很笃定。刚才俩人一照面的表情就能说明以前见过,加上莉萨主动提出要单独说话,让马凯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测。
“是。”莉萨知道瞒不过去,索性大方承认了,“朋友家的孩子,说想加入我们。”
迟疑了一下,莉萨还是问道:“队长,我们……今年招新人吗?”

马凯瞥了她一眼,“你是想问我,收不收陆鱼。”

“那你的回答是?”

“不过是孩子心性,觉得好玩罢了。”


【凯凯吹刘海超级无敌太他妈帅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本来想写的,但是写出来发现太中二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(捂脸)】

我还是向凯凯夏守了02

下/【手】

待郭浩跑到众人跟前时,大家才发现不是人家女孩跟着他,而是郭浩抓着女孩手腕把人给拉进来的。女孩满脸通红,努力想挣脱郭浩,奈何郭浩手劲儿实在太大,她根本挣不开。

“郭浩,你干嘛呢?这女孩又是谁?”刘奇率先问道。
“你放开我!”女孩挣扎道。
郭浩抓得更紧了,一边喘气一边解释道:“刚才我来的时候就……就见她在俱乐部门口来回张望,形迹可疑……我想上前问问她,谁知道她看见我就跟见……见了鬼似的,撒腿就跑,这……这不明摆着心里有鬼嘛!这不,我抓到她以后就直接带进来了,一会儿好好问问她!要我说,她不是杂志社派来的就是炫火队的,就是想看我们的笑话!”

女孩大声反驳:“你放……你胡说!我才没有!明明是你凶神恶煞,看着就是一副找麻烦的样子,我不跑的话难道还站在那儿任你欺负吗!”

郭浩快被气死了,明明看见她鬼鬼祟祟的,被当场抓住还不承认,这会儿居然倒打一耙。“我凶?我看就是你做贼心虚才会见人就跑!你偷偷摸摸到我们电击队究竟有什么目的,快说!”

女孩被郭浩吓得一哆嗦,也不为自己解释,只是一个劲儿地说郭浩冤枉好人。

“行了!”眼看着俩人越吵越激烈,尤其是那个女孩,眼眶都红了,马凯只得出声阻止,“吵够了吗?这里是俱乐部不是大街上,要吵架就出去,不要妨碍别人练习。郭浩,你先放开她,这么一直抓着女孩的手像什么样子。”

罗刚和莉萨也围了过来。罗刚没开口,只是上下打量了女孩几眼,接着就走到桌旁靠着,显然是一副看戏的样子。莉萨看见女孩正脸的时候心下大吃一惊,面上却还是装出一副风云不惊的表情。那女孩看见莉萨时也很意外,心中哀嚎不止。

“放开?队长,你没搞错吧,万一她是奸/【细】,我一放她不就跑了吗!”
女孩气得跳脚,“我不是奸/【细】!你放开我!!”
马凯皱了皱眉,再次开口:“我让你放开。”
郭浩不敢让队长再说第三遍,只能极不情愿地松了手。女孩急忙抽回自己的手腕,又是吹气又是揉,“我手都快被你抓断了!”
“你!”
“好了!”马凯终是忍不住喝了一声,转向女孩问道,“你是谁?来我们电击队做什么?”

大概是马凯冷冰冰的样子太慑人,女孩往后退了几步,小声道:“我……我叫陆鱼,我就是挺崇拜你们电击队的,想来俱乐部看看……”

“是吗?”马凯嗤笑一声,明显不相信这套说辞。正要追问时,莉萨开口了。
“队长,要不让我来问吧。我想对着我,她可能不会这么紧张,有什么话也容易说。”
马凯瞥了莉萨一眼,并不说话,只是往外走,看来是想把空间留给她们。罗刚、刘奇、郭浩也跟着他走了出去。

等人都走出去以后,莉萨看了陆鱼一眼,接着又把视线转移到别处,说道:“现在能说了吧,你来这里究竟想做什么?”
陆鱼嘿嘿一笑,抱住莉萨手臂摇晃,撒娇道:“莉萨姐,我是好奇嘛。我是真的崇拜你们电击队!我想加入你们,好不好?”

莉萨看都不看她,也不接她的话,只问了一句就让陆鱼闭了嘴。
“你来这儿,丘岳知道吗?”

我自己搞点脑洞开心一下也能屏蔽???????lof智障吗???????????

dbq我还是向凯凯夏守了01

啊标题那两个同音字。

俱乐部杯赛结束已有一个月,高添也结束了自己的任务返回了香港,马凯仍是电击队的队长。

这次大赛,电击队不敌炫火队,成为了亚军。队员们情绪都很低落,毕竟辛辛苦苦练习了这么久却还是输了,而对方是前几回较量一直输给他们的炫火队,换做谁都不会甘心。心情不好,训练自然也是马马虎虎,一个个的都没怎么专心练习,有几次甚至连绳都没有搭上,心思似是飞到了天外。

马凯一进门看到的就是这幅情景。他心知输了比赛大家失落也属正常反应,但训练不认真还是该罚。

“怎么,一个个的都这么心不在焉,不想训练了是吗?”马凯抱着双手,开口说道,“不就是输给了炫火队吗?难道就要一蹶不振?”

罗刚看见马凯来了,精神一振,但随即又低落了下去,“队长,我就不明白了,炫火队他们去年还不是我们的对手,怎么今年一下子就这么厉害?输给他们,我不服!”

刘奇低着头不说话,莉萨看了罗刚一眼,又看了看马凯,欲言又止。马凯见状,直接问道:“莉萨,你似乎有话想说?”

既然马凯问了,莉萨也就不遮掩什么,直接说道:“炫火队之前的确不如我们,但是他们这一年来都在认真练习提高技术。而我们自恃冠军,有些自大,大多数时候都没怎么认真训练,只是在吃老本,今年输于人也是自然。”

马凯点点头,表示认同:“莉萨的话虽然直接,但说的确实没错。这一个月我想了一下,认为还是应该从基本功练起。我们的训练要在加强基本功训练的基础上,做新招式的研究。今天先把基本招式练习一下,每个人做一百次。”

“一百次?!队长,这也太多了吧……我……”刘奇大声抱怨,但对上马凯的眼神,一下子就不吱声了。他看了眼莉萨和罗刚,见俩人已经开始练习,只好闭了嘴走到边上开始做基本招式。

马凯看了一圈,发现郭浩不在,正要发问,郭浩就冲了进来,后面还跟着个小姑娘。